钟南山院士:“科研只能实事求是,不能明哲保身”

文章正文
2021-06-23 01:40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数风流人物

  “什么是科学家精神?态度上,要实事求是;方法上,要团结协作。首先要有好奇心和创造力,对未知的东西敢于去深入探索;其次要务实,实实在在地做好研究,不能跟风摇摆。”几十年的从医生涯中,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秉持科学精神、科学态度,始终坚守在治病救人一线。

  他带领团队探索建立了符合中国国情的呼吸道重大传染病防控体系,为推动我国建立公共卫生防治体系、提高重大疫情侦察监测能力和效率、加强应急队伍建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获颁“共和国勋章”后,钟南山主动请战,“要继续在呼吸系统疾病和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防控上为祖国贡献力量”。

  “敢医敢言”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钟南山临危受命担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专家组组长。84岁的他毅然“逆行”,前往当时的疫情“风暴中心” ——湖北武汉。

  连续3天奔走调研,钟南山逐渐摸清了新冠病毒的“脾气”,并和专家组快速及时研判新冠肺炎疫情。

  在2020年1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明确提出新冠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随后,他全身心投入到疫情防控中,在重症救治、科研攻关等方面作出突出贡献,不但挽救了众多生命,且有效遏制了国内疫情,推动了复学、复工、复产顺利有序开展。

  病毒源头在哪里?公众如何防控?未知的病毒,让全国人民心里充满了疑问和恐慌。钟南山多次出席新闻发布会,没有任何保留地公开分享新冠疫情的救治和研究进展,为战胜疫情注入信心。

  敢言的背后,是他一丝不苟的实地求证。对所有的攻关项目和重点病例,他都要求自己掌握最详尽的资料。

  钟南山的“敢医敢言”已不是第一次。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在“衣原体是病因”几乎已成定论的背景下,他站出来提出并证实非典病因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为当时疫情防控工作走上正轨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你就不怕判断失误吗?有一点点不妥,都会影响院士的声誉。”当时有人悄声问。

  “科研只能实事求是,不能明哲保身,否则受害的将是患者。”钟南山平静地说。

  2020年8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84岁的钟南山“共和国勋章”,以表彰他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进程中作出的杰出贡献。

  “用事实说话”

  钟南山出生于医学世家。父亲钟世藩,是我国著名的儿科专家;母亲廖月琴,是广东省肿瘤医院创始人之一。

  “父亲生命的最后几天,他还和我讨论磁场会不会对病毒的毒性有作用,他一辈子都在追求学术上的东西。这件事给了我一生很深的影响。”钟南山曾回忆道。

  从此,“用事实说话,做事绝对不能半途而废”,成了钟南山做学问的基本准则。

  早年留学英国时,为了取得可靠的实验数据,钟南山冒着生命危险往自己体内输入一氧化碳。最终取得了令人满意的实验效果。

  钟南山非常注重把基础研究与临床研究密切结合起来,认为“医学研究首先要在临床发现问题,然后通过一系列研究,找出规律和机制,最后再运用到临床,解决患者的问题”。

  “第一次开会时,钟院士就强调‘治疗第一、科研第二’,所有的研究都要为提高救治率服务,并提出‘共享’科研成果倡议。” 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科技攻关组的成员之一丛锋回忆道。

  钟南山的思路很明晰。要打赢这场战“疫”,必须临床救治与科研攻关双管齐下,“现代抗‘疫’战,打的就是科技战,科技攻关要跟病毒赛跑”。

  临床救治上,他牵头参与制定我国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与行业相关指引,提出系列创新性治疗手段,实现全球最高的救治成功率;创新研发了新冠病毒样本采集和检测技术。科研攻关上,成功预测了武汉的感染人数和峰值;建立了国际首个非转基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小鼠动物模型。

  “协同作战才是抗击传染疾病的最好出路”

  21世纪以来,冠状病毒已造成三次重大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流行。面对人类共同的敌人,钟南山一直强调,协同作战才是共同抗击传染疾病的最好出路。

  17年前非典时,钟南山旗帜鲜明提出国际大协作,“任何一种传染疾病,都是人类共同的疾病,需要国际大协作,群策群力共同攻关”。

  17年后,他依旧坚持此观点。“传染病是没有国界的。若有一个国家不做干预,新冠疫情都不会消失。”钟南山说。他先后与13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进行30多场国际远程连线,分享我国新冠肺炎救治宝贵经验,为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贡献“中国方案”。

  作为世界卫生组织“大流行防范和应对独立小组”的独立专家之一,钟南山参加了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工作的评估。

  “从抗击非典到抗击新冠肺炎,我国科研攻关能力在战‘疫’中历经锤炼。如果说抗击非典时我们更偏重救治患者,此次战‘疫’中我们把科研攻关提高到与临床救治同样重要的位置。”钟南山说,“这次,不单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也写在了地球大地上。”

文章评论